血月无幽°

这里幽灵名颜白/真名血月w
日常透明x
喜欢的东西辣么多【手动比
弹丸凹凸脑叶UT宝石五格南园怪诞x
正在了解SCP中…啊文档好多真的要都看完吗【orz
然而我就是辣种角落瑟瑟发抖的全身报废型x

【杰佣】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晚上杰佣二人到底在庄园里干了些什么 ( 1 )

        *大概,标题有多长可能我就咕了多久(不是
  *我可能是个什么都能写成清水的人
  *本文可能有语文方面的错误←虽说我可能根本懒得改
   *可能的ooc预警

  *大概是现代背景,杰佣两人都是舞见
  *大半夜的来庄园探险了还带直播的
  *关于弹幕默认杰佣都拿了手机所以可以看到

        *后续可能会咕 但请相信我会填的←咕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按理来讲应该是这样的,站在废弃庄园的大铁门前,正在端详着眼前一切的奈布这么想着,然后摇了摇头,把这个莫名其妙的荒唐想法扫出大脑。
  
  仍然是身着一身黑色笔直西服的杰克,扶好了头上用以装饰的面具,同时伸手摆弄着摄像头,从指缝间能被正好拍到的,是穿着深绿色连帽衫的奈布,那身衣服还是上次生贺在直播里杰克送给他的。
  
  后来杰克被罚戴了一天的绿色礼帽,别问奈布在哪里找的,他绝对不会说就是杰克衣柜里翻到的!
  
  “喂?各位,听得见吗?”杰克的声音一如既往般温柔,反观一下观众们…痴汉般的表现——
  
  【啊啊啊是杰克老公啊prprprpr】
  【一如既往的满足了声控颜控还有手控的我!还!有!谁!】
  【后面小小只奈布!我抱走了告辞各位】
  【楼上的你回来杰克大大找你】
  【来跟我一起喊,杰佣一生推!!】
  
  杰克,○站ID【开膛手の猎爪】,著名会跳舞的美食区up主(不是
  奈布,○站ID【战归佣兵】,正经舞见,在线踹坏过自家房门的强者←大概,只是体术方面的
  两人因为无意在直播暴露正在同居中,且关系亲密(粉丝滤镜+10000,被粉丝们凑成cp,其名为【杰佣】
  顺道一提,有关奈布的名字和杰克自己的名字,全部都是在直播中两人互挖直播间时暴露出来的。
  
  “啊…抱走可是不行的哦,因为小奈布是我的哦”说罢还对着摄像头施以一个威胁般的友善微笑,在浓重的粉丝滤镜之下,弹幕里又刷起了有关表白杰克的内容。
  
  “如大家所见,今天我们不务正业常见二人组又双叒出来玩了呢,而此次我们要去的地方…”杰克挪动摄像头,使其能够恰好录到庄园内的一部分。“就是这里!”
  
  “废弃庄园!”
  
  【哇庄园!!就那个都市传闻里的庄园!!?】
  【据说之前也有进去过探险的,然后就失联了,三天之后有人在附近发现了尸体!】
  【这回玩的是不是大了点了啊我的天要不考虑换地方吧】
  【可以说是超级刺激了】
  
  “嘛,不会有事是肯定的,毕竟有我在也请大家放心,包括小奈布的人生安全我也会一并保护好的。”杰克温言安抚着弹幕中或担心或惊恐的人们,不时也看看那边似乎还在凝神思考的奈布。
  
  “喂,我们,进去吧?”此刻奈布疑似终于回过来神,冷不丁的说了句话,让刚刚还在弹幕眼中温柔优雅的男神杰克顿时显出了原形。
  
  “嗯,而且…”杰克转过头去,目光定格在奈布精致的侧脸,那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映衬之下更加的苍白,让人联想翩翩。“…小奈布果然等不及,一起去探秘这里了吧?”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刻意加重了“一起”两字,然而对面仍然一脸冷漠的奈布表示无感,然后一脚暴力的踹开了生锈已久的门锁,锁链叮呤咣啷的散落到地上,随后被拉开的门长长的吱呀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醒着——
  
  沉睡的庄园,即将苏醒。
  
  ——————————————————
  
  【wocccccc刚才不是开玩笑的吧小奈布脚踹门锁】
  【绝对不是吧声音都这么响的!啊我更加的爱他了啊!!】
  【这招已经不仅仅是个舞见的程度了吧喂小奈布到底是什么人!!】
  【楼上的,他是我老婆】
  【怕是个假舞见真保镖】
  
  在多数弹幕还恍惚在奈布爆表般的战力时,两位舞见已经走进了庄园大门。庄园内是大片生长着的野草,据说这里曾经发生过大型的火灾,后来才导致了废弃。
  
  但是在一些网路的小道说法中,事实并非如此。
  
  【宝物】【逃生游戏】【非法拘禁】【杀人犯聚集】
  
  一系列危险的关键词,吸引着外来的探险者,一步步陷入深不见底的真相之海中。
  
  ——————————TBC——————————
  
  下期预告【大概】
  “嗯,这是…燃烧过的残留纸张?”
  说好的表演效果转眼成为真实的恐惧。
  “那边好像是餐厅…但是门似乎被锁死了”
  而在门上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
  鲜红色的手印,
  仿佛仍在警告着前行中的二人速速离去。
  
  Ps. @洛晓雾今天出锅了吗 请开始准备你的更新吧:)

 今天也在怀疑我语文到底是怎么及格的呢(:з」∠)_

我,我要挂人了警告Σ
穷酸文废在线挂人
@洛晓雾今天出锅了吗
她什么时候画我就什么时候发个长篇来作死Σ
不坑人ヘ( ̄ω ̄ヘ)♪

【杰佣】戳我看奈布激♂情♂逃♂婚♂

(根本就没啥用可以跳过的)阅读须知
  ————————
  ☆ooc注意注意请注意
        ☆帮助一个语文废修改的大好人ww→ @池塘大莲子

  ☆现代背景前提,被迫分开的甜蜜小情侣ww
  ☆私设奈布背景是黑道型家族的继承人
  ☆私设杰克…没有明确设定也算是有实力的那种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的话
  请读下去吧w
  ————————
  
  

    “对不起。”
  街角的咖啡馆里,响起了温柔的声音。
       可真刺耳啊。
  
  奈布的耳边不断的回荡着这三个字。看似深情的混蛋绅士说出来这句话,还真是有点嘲讽啊?
  
  心烦的把手里的烟头扔了出去,砸到地上后发出几乎不可察觉的声音。但是感受到什么不对劲的特蕾西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似乎正在发火的少年:
  
  “还在为你逃婚的事烦恼?”
  
  “恼…恼个头啊”摆出一个唬人的微笑,奈布再次转头看向旁边的玻璃窗,透过窗户看着喧闹的人群,又不禁想起了刚刚由他引起的那场大混乱,嘴角忍不住的上浮起来——
  
  
  “你,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逆子!逆子!”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不,已经花白了头所以还是叫大叔的好,捂着胸口,沉重的呼吸着,似乎下一秒就要直接倒地不起。
  
  奈布对此似乎习以为常,发出了嘲讽的“呵”声后,一把抓住旁边站得最近的黑衣人的肩膀,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以超出常人的速度与力量将那人摔倒在地。
  
  看着对面老爷子惊异的表情,以及隐在人群中,重点根本不在自己这个即将逃婚の新郎的婚纱女子,奈布只是对着甩以一个不屑的眼神,得意的情绪不明显的写在了他的脸上。
  
  转身,飞一般的上车,关门,车子应声开启,在猛地甩尾后将一众想要上前拦截的黑衣人撞开。奈布从窗边伸出一个和谐世界的中/指,全程一气呵成,丝毫任何没有犹豫差错。
  
  就像是一个策划好的“逃跑”行动,唯一怪异的是,他要逃离的是自己的“婚礼”。
  
  
  ————————————————
  
  “对不起。”
  街角的咖啡馆里,响起了温柔的声音。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杰克一定不会选择这么说了。
  
  看着奈布有些失落,却又不自主的恼怒的眼神,他也许认为自己是放弃了吧?为这份本就不该存在的爱恋——
  
  怎么可能会这样放下?
  
  杰克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胸口的玫瑰花依旧如刚摘下来一般灿烂的盛开着,翻出口袋中的怀表,轻抚着嵌入其中的两人的合照,就像对待着那段宝贵的时光一般…
  
  大概快到时间了……
  
  
  “I'll be by your side 'til the day I die~I'll be waiting 'til I hear you say | do~”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杰克吓了一跳。他伸手拿起快要被振下去的手机,顺手划开屏幕。
  
  “喂?”
  
  “老兄??不得了了啊,五分钟前,你家奈布逃婚了。”裘克极具嘲讽的经典声音从手机那头清晰的传来。

        此时此刻,杰克只想攥碎这部手机然后再给裘克来上几枪。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哦。你通告就通告,这“你看你家媳妇跑了哈哈哈哈”的一般语气是想死哦???我跟你讲要不是现在还需要你帮忙,我立马就给你来两枪了。
  
  (以上为非常不正经且ooc了的内心吐槽。)
  
  杰克听见自己已经回归了冷静的声音“逃婚…啧,这回还真的不要命了啊…现在有他的消息吗?”句里行间都透露着丢失了什么重大宝物一般的慌张和不安。不自觉的紧张,连他自己都没能意识到。
  
  “没,目前还没有。”
  
  “……那行,你现在有空吗?帮我去找……”
  
  话还没说完,电话对面猛然响起的“咔吧”一声以及仿佛在嘲讽着自己的那欢快的“嘟——嘟——嘟——”声,杰克又忍不住要打人了。
  
  …冷静,现在的重点还是要去找自己的小奈布了…
  
  竟然都敢于逃婚了?看来他们俩人的目标,未免没有重合呢。
  
  ————————————————
  
  夕阳的光透过窗户折射进了咖啡杯内,泛出了略带抖动着的金色光影。奈布有些不耐烦的端起杯子,奶沫兔子的一角在人轻轻泯下一口之后消失掉。
  
  奈布咂咂嘴,苦涩的味道还反复的舔舐着味蕾。
  
  好难喝…苦死了。
  
  这么想着的奈布,忽视掉不断发出疑问的特蕾西,在对方发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后再次看向街上的人来人往——
  
  这之中,是否有那个正在寻找着他的人呢?
  
  ————————————————
  
  夕阳逐渐落下,而杰克也不禁加快了寻找的脚步…
  
  他几乎把所有奈布可能会去的地方给走遍了,排除掉对方今天应该不会出市,能走的场所他都徒步找了一圈。
  
  游乐园…虽说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最不可能的,但是人很多也便于隐藏。看着周围成双成对的情侣走过,杰克再次回忆起两人之前的一些事。
  
  “啧”奈布咂咂嘴,一脸嫌弃的看着坐完过山车又坐完海盗船,但是仍然直直的站立在旁边,丝毫没有晕眩的杰克,于是心里灵机一动——
  
  “喂”奈布抬起头,而一直都一脸笑的看着奈布的杰克也略微低下身,“去给我买杯饮料啦,不许要苦的。”后半句是刻意放小了声音轻轻说出来的,杰克也就泯然一笑,转身去买饮料了。
  
  shit,为什么自己看这个老混蛋的微笑竟然有点心动?算了肯定是错觉。奈·傲娇·大傲娇·没救的那种·布顶着红似玫瑰的脸给自己找着借口。
  
  突然,奈布的手中被塞进了一杯饮料。“因为刚刚出过汗,所以是热饮,不过特意给你要了温的。”杰克的声音略带着一点笑意,让人感到丝丝温暖。
  
  强行忽视掉杰克写着“夸我夸我夸我”的灿烂笑脸与自己红到发热的脸颊,奈布拿起饮料,也不插吸管,掀起盖子就是一口猛灌。
  
  “…唔Σ”苦涩的味道猛然蔓延遍了全身,奈布因此还打了个颤,抬起头以震惊夹带着“你坑我???”的诧异眼神看着杰克。
  
  “擦你个老混蛋???”
  
  “公共场合不要骂脏话哦小奈布~”
  
  “滚——”
  
  后来两个人打闹着的回忆反而不如这里更清晰了呢。
  
  这么想着的杰克,走向了某个指路牌所指示的方向。
  
  ——【“庄园”咖啡馆】
  
  ————————————————
  
  从某阵门铃声开始,玫瑰味仿佛席卷了整家咖啡馆,原本苦涩的咖啡仿佛也带上了一丝香气——
  
  不,咖啡方面绝对是错觉吧。奈布迅速的摇了摇头,目光跨过其他的客人,直接落在了站在吧台前正在点单的瘦高男子。
  
  胸前的玫瑰花一如之前那般绽开着。
  
  ————————————————
  
  大概也是心有灵犀了。
  
  这么想着的杰克忽视掉了自己这一整天走过的其他地方。端着一杯咖啡,绕开其他桌位,直至窗边的沙发位。
  
  看着对方由原本并不诧异的眼神,到看到自己手中咖啡时顿时变化了的脸色。
  
  “终于找到你了。”



——————END——————




悄咪咪的纪念一下☆
刚攒够了5000线索转眼就剩下了1000多
其实本来是想买盲女的咳后来没忍住

【杰佣】论幼化杰克如何发骚搞事

 
  
  
  *论写什么都像清水一样的我
  *交往同居前提
  *变态流氓幼化杰X纯情傲娇一脸红布
        *ooc存在
        *千字预警
   *@池塘大莲子 这里有一个帮我修改的大佬


  
   清晨的阳光如梦般照进了房间里。
  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而早早起床的奈布,一脸凝重的看着床那边的“孩子”——他此时似乎还在梦乡中,不时还喃喃两句让人听不清的话,稚嫩的脸庞还是略微透露出了令奈布十分熟悉的感觉。
  似乎是感觉到了奈布的目光,少年迷迷糊糊的挣了挣眼,待到他看清眼前的人——
  “嘿,小奈布,腰不疼了吗?还要再来一——”
  没等他说完,奈布掀起被子,胡乱的糊到了对方的脸上。
  “妈的老变态!!”奈布低声骂道。尽管他的脸因为刚才的话红的不成样子。

  “所以说你变小了——?”奈布略微抬起头,眼中的嘲讽不言而喻,而本就是老司机的杰克…一本正经(划掉)照旧温柔的看着奈布。
  Shit,明明变小了还和自己差不多高。
  一头乌黑的短发,以及显然过大了的白衬衫,尽管有些稚嫩却依旧能给人一种帅气的错觉,似野兽般的赤红色眼睛里透出了异样的温柔——只是对于眼前这个人的。
  被杰克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的奈布默默的在心里打了个寒颤,正准备出口嘲笑一下杰克的时候。
  “呐,小奈布,我饿了哦。”
  杰·即使幼化还是老司机·克:想要你下♂面给我吃
  奈·今天也很想打死杰克·布:门在那里,滚

  套上了杰克平时经常穿着的玫瑰色围裙,我们的佣兵小哥哥奈布犯了难:作为一名常年漂泊,工作不稳定的人,他平时最经常吃的就是压缩饼干之类的快捷食品,所以他根本就不会,(也不用)做饭。
  而且从他们在一起开始一直都是杰克单方面的承包了做饭的活。
  杀人的活他会…可是…
  奈布神态复杂的看着被自己切的不成样的黄瓜,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原则,放进了锅里。
  “小奈布!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奈布听着那透露着欢喜的语气,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两句,也不知道是谁搞得根本不会烹饪的自己要来做饭的。
  “小奈布!记得放盐哦!”
  “知道了!”
  “小奈布!记得盐在左边!”
  “知!道!”
  “小奈布…我的衣服都太大了呢,穿一下你的衣服哦”
  “嗯嗯!!”
  三秒钟之后奈布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待他反应过来,并赶到房间门口时——
  褐色的马甲外套,配上刚合适的白衬衫,与外套同色的宽松休闲裤,以及穿着这身衣服还向着自己抛媚眼的杰克。
  “……”来自不想做任何评价的奈布。
  “啊哈哈~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小奈布总是穿着同一身衣服呢,原来有这么多的备件的么~”一边说着还用爪子撩了一遍柜子里整排一模一样的连帽衫。
  “有本事你别穿啊!”
  “诶~小奈布是在主动邀请我吗?”
  “滚!”
  奈布突然想起了锅里快要糊了的黄瓜面条。于是他送了杰克一个白眼,然后急匆匆的赶回了厨房。
  于是
  正当奈布手忙脚乱的捞着锅里的黄瓜时——
  杰克从背后轻轻搂住了奈布,近在咫尺的气息使奈布感觉有些燥热,脸红的如同身上的玫瑰色围裙一般。
  
  
  “呐,小奈布,我饿了哦”
  
  
  奈布飞快的盛好了面条,转身把碗和筷子一起塞到了杰克手里,然后云淡风轻(并不)的说道:
  “吃吧。吃不死人的。”
  
  于是自此以后,奈布再也没做过饭了。
  杰克:小奈布你负责可爱就可以了做饭什么的请千万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