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无幽°

这里名血月w
日常透明x
喜欢的东西辣么多【手动比
弹丸凹凸脑叶UT宝石五格南园怪诞SCP.
然而一个写文渣流下了咕咕的眼泪

那些年血月与她的小伙伴们的旅行中……

☆是自己和朋友自设的故事

☆自娱自乐wink☆

☆是普通朋友

@晓云雾缭 ←就是这个臭女人

☆因为设定的原因,两个人の旅行进行中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

  

  

  

  今天的世界,也还是正常的运转着呢。

  

  天气很好。

  名为血月的存在体翘着二郎腿,半端坐在树杈上,身子前倾着,手里还丝毫不闲着,玩弄起自己垂下的杂发。阳光透过树叶隙间散漫的映照出赤红色的眸子。

  其中空荡荡的,直到映射出了一小团褐绿色。

  心态爆炸。

  洛晓雾的心声如是说。

  扶好了腰带上系着的魔杖,她慢慢的穿过了沼泽与森林,腰间的跨包偶尔会被路旁的树杈刮擦到,虽然她尽量的回避开来了,但是包表面仍然徒增了许多脏兮兮的痕迹。

  松糕鞋踩在迅速生长出的植被表面,发出有些低沉的嗒嗒声。

  然后洛晓雾停下了脚步。

  声音突然消失了。

  抬起头来,碧绿色的瞳眸中映出来的是在树枝间格格不入的赤红色身影。似乎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啊。洛晓雾这么想着,然后徒然升起了一个恶劣而有趣的想法。

  坐在树杈上的血月背后一凉。

  然后看向终于从树林间露出了头的褐发少女毫不犹豫的继续向这边走来。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啊。血月这么想着,然后在心里窃笑了一下。就当是比我来的晚的小惩罚吧?

  一边慢悠悠的走向树下,一边灵活地把玩着手指间的种子,Lolita微长的摆袖正好把动作遮的干净。洛晓雾露出了有些疑惑的深情,瞳眸深处是隐藏不去的嘲笑感。

  “喂——血月!!你还没来吗——”

  有些故作的微抬起头大喊着,另一只手也象征性的捧在脸颊边,试图扩大声音的模样。

  一会儿要怎么嘲笑血月呢,得好好想想

  用不长的连帽衫袖子硬是把嘴给捂住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呼吸有些不顺还是憋笑导致的,血月的脸色已经有些微红,而且还因为忍耐不住的笑意轻颤着,致使树枝上有几片叶子还跟着抖动了几下。

  哈,果然找不到我吗,那接下来就是我的表演时间啦。

  “血月!!——你个鸽子——炖鸽子汤了哦——”

  洛晓雾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装着喊人,还是在借机抱怨了。被鸽到简直想把人炖了喝鸽子汤,然后把人说了半天还说回了自己身上。

  呵,两只烤鸽子。

这确实不是第一次了,两个人正好都是在多个不同的地方旅行游历的,而且都没有什么很明确的目的。

  “走起,去下一个地方!”赤红色的瞳眸中仿佛永远不缺少活力与热情,然后被碧绿双眸的主人予以超级嫌弃的注视,却也并排跟上了。

  是朋友,也是旅友。她们的(损)友情便是因为这被视为日常的飘忽不定的日子而确定下来的。

  眼前浮现出了没有倒影的数据屏幕,菜单的每一项都是以英文显示出来的。但这并不会碍事。血月轻车熟路的点击下“Bag”键,一边思索着,同时滑动着屏幕。

  屏幕的最下端停留在了【Cherry coke】。

  零碎的阳光直接穿透过了屏幕,一如既往地映射出了点点生机。

  靠,血月这个沙雕鸽子。

  不用太过于抬头,洛晓雾就瞥见了血月嘴角那抹得意的笑。虽然屏幕离的太远她看不清,但是这相关的东西血月曾经一脸复杂的和她讲清楚过。

  大概是从背包里的又拿出了什么恶魔玩意吧。

  但是,加上轮至也不过几百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敌得过两千多岁的自己嘛!

  故作无意的走到了树下,随手把种子丢到了布满突起树根的泥土旁。洛晓雾抬手,作出遥望着的姿势。事实上她丢种子没什么很大的目的,只是以防万一,待会儿等她把血月给弄下来之后不会砸到自己身上。

  咔嚓一声,种子的表皮裂开,嫩绿色的小苗从其中冒出头,随后蔓藤在树后看不见的阴影处生长起来。

  数据在一瞬间从手中具现化,血月一把握住了粉红色交杂着赤红色的汽水罐,然后啪擦一声拉开了铁质的拉环。

  血月你个大猪蹄子。

  洛晓雾已经看透了,从汽水罐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听的清清楚楚的。劳资刚换的新衣服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血月,竟然准备把她刚换了没两天的新衣服用汽水给淋了,而且还是那种味超级令人难忘的!

  于是她气运丹田,呸,总之她抬起腿,朝着树干就是暴力一jio——

  不少树叶随之被抖动下来,顺着风斜飘下来。除却这一片碧绿之外,还有一个赤红色的身影头向下的,被藤蔓拉住了脚踝。

  此时的血月是懵逼的。

  她刚才才准备把汽水罐倒过来,然后随着树下巨大的“dong——”的一声,重心一歪,而且手还抬着,拿着汽水。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倒头一栽翻过去了,在她叫出来之前,坠落猛然停止。

  
  连衣衫的帽子因为重力倒挂过来,连同额前的杂发。血月感觉自己像是滴了Sapuaisi一样,视线清晰的不得了。

  就是全部倒过来了而已。

  汽水罐被迅速生长出的巨大叶片给弹开了,连同里面的汽水,被遮蔽在叶片下的洛晓雾默默的把掉下来的铁罐捡起,拿在手中看了看。

  然后她抬起脚来,跨过撒在草地上的小片汽水。松糕鞋清脆的响声在某种意义上踏在了血月的心脏上。

  艹,完·蛋·了。

  “血,月?:P”

  “啊,哈哈w今天,今天天气真好啊”

  ……然后下一秒,一阵大风之后,乌云蔽日。

  “给你时间,解释清楚?”

  “啊,哈哈,那个,窝,窝只是,em,开个玩笑…哎大姐你别松藤蔓,掉下去了我头朝下的啊啊啊——”

  “那我把你放下来?”

  洛晓雾抬起手来,斜向上的地方是被倒挂中的血月。

  “好,好啊…??不对大姐你别——啊!”

  Dong的一声,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延续。

  血月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宇宙和会跳探戈的星星,黏黏糊糊的红色从额头上蔓延下来,但并不是数据的样子,那是真实存在的。

  洛晓雾蹲下来,皱了皱眉,尽管在她们无数次的同行中彼此都清楚,面前的这个人或许还会对自己的流血流到感动的“啊不是数据而是真实的血啊”,然后在旁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里把伤口包扎好。

  而且还要连带帮她包扎的洛晓雾一起被行使“注视礼”。

  血月能听见从上面传来的叹息声,然后她看到绿色与蓝色交杂的裙子垂下来,接触到了草地。一圈白色的绷带布缠绕上了额头。

  等到包扎好为止,洛晓雾把伸出了手,把还有些茫然的血月拉了起来。

  “唉……现在可以解释清楚了吗?血·月·伤·员?:)”

  洛晓雾微笑着举起来手里的汽水罐。

  森林的另一边,正在交流着的人们诧异于刚才从深处传来的惨叫声。

  “发生了什么啊?”

  “绝对什么都没发生的。”

  一个星期前认识了旅行者们的小店老板,默默的哄开了聚起来的孩子们。

  靠,她们终于走了啊…不对,她们是不是还欠了他住宿费没交来着??

  “艹!!!”
  

  今天的世界,也还是正常的运转着呢。

  “啊,这个星球的天气也不错呢,你说是吧?”

  ——————END——————








@洛晓雾今天出锅了吗 要我点的梗
理直气壮的点rua
请加油,十五篇【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的微笑
部分是特别临时的图
占tag致歉.

以下
雷安/海豚和驯兽员
雷安/皇子与骑士长
雷安/白天两人吵架夜晚在gay吧相遇的现代同事设定
雷安/本来吵架之后打算旅游散心结果到同一个旅游团的现代情人
雷安/似乎要毁灭世界的勇者和善良的魔王
雷安/恶劣的幽灵和驱鬼少年
杰佣/整天吵架的画/文手少年们
卡埃/优等生和普通生在咖啡店的打工相遇
雷卡/医生和自闭症患者
瑞金/明明有些敌对的黑天使和白天使

【杰佣】现实与梦

*萌新的沙雕文笔
*不自觉的清水习惯rua
*随笔一样的东西
*但愿不会是开学最后一更【反Flag许愿
*提及背景私设大概有
①有轮回设定,且在庄园时杰佣大概是双向不承认的暗恋
②现在是师生现代
③杰克记忆清晰,奈布记忆略模糊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一脸诧异的少年看着高出一头的老师递过的玫瑰,祖母绿的瞳眸中映出了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容,有他一人也仅他一人。
  
  “…你开玩笑的吧?”
  
  ————————————————
  “我觉得,新来的同事是个有故事的人。”
  
  杰克上班的第一天,就是在这样的声音中度过的。
  
  是体育老师没错,反复确认过他在名单上的名字与身份对上了之后,在惊奇与少于爱慕混合的女同事的眼神中被询问了无数次的“你真的是体育老师吗?”,对于这个问题被反复的提及,杰克都只是以十分绅士的礼仪略倾下腰,略嘶哑的低沉男音反复回答着肯定的答案。
  
  
  杰克,新来的体育老师。
  
  再没有任何其他的资料了。
  
  奈布随手丢掉了用于擦汗的纸巾,任其随风飘扬。与其说是不耐烦的样子更不如是有些不以为然,听部分去办公室交作业的课代表讨论着新老师有多么帅气多么绅士。
  
  呵,体育你谈绅士,谈绅宝都没用!
  
  长得再帅也不过只是一张脸,跑不跑的过他都不一定呢——
  
  这么想着的奈布,被突然响起的上课铃声打破了思路。
  
  
  “站队!”
  
  不管课代表的声音有多么的激昂慷慨,站队起来的人群始终有些松松散散的。奈布就站在最前面的一排,戴着套在校服衬衫外连帽衫的帽子,遮住了额头还有在阴影下的双眼,但这并不耽误他注意到走过来的,所谓的新体育老师,杰克。
  
 身着完全不合氛围的黑色礼服,十分另类的红色瞳眸——不管脸是多么的典型帅气,这奈布并不关心,而只是低垂着眼,一直等到杰克走过来。
  
  “站好!”与外表不同的,猛然提高的音调令不少人惊异了一瞬,随后则是大片的骚动。在第一排的奈布也没有理会,只是略微抬起头,看着明明摆出微笑,却让人不寒而栗的杰克——
  
  沸腾中的赤色眸子,映上了沉静的棕绿色。
  
  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仅仅是对视,让奈布在其中看到一些不明所以的场景,只是零碎的,从前他时常还会梦见的片段。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可以保护心爱的人。”
  
  “我会保护好各位的…请快跑!”
  
  “……那是不可能的吧。”
  
  “我既然这么说过,那么就证明了这件事的不可解性。”
  
  “如果真的,在别的时候遇见了。”
  
  “请务必,喜欢上别人吧。”
  
  “最起码也不要再来喜欢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了。”
  
  不,你,还有我。
  
  
  从很好的整队开始,大概也能看出来这位老师并非是徒有虚名,褪下了礼服外套后,是被汗水淋湿了部分的白衬衫,而且确实的显露出了杰克并不瘦弱的身材。
  
  在休息时段仍然能听到的,成双成组一同窝在树荫下的女生们议论着的话题。
  
  “老师真的好帅气啊!!”
  
  “稍微有点想追…///”
  
  “做什么梦呢你,老师这样的一看就有很多追求者了吧,指不定都有孩子了呢!”
  
  ……
  
  是呢,这个年龄,说不定都成家了。
  
  

  奈布巨随意的找了个远离女生们的树荫,虽然因为零碎的叶间缝隙仍然漏下不少的阳光因而没人坐在附近,但是对于原本就套了外套了的奈布来讲,只需戴上帽子后依靠到坚固的树干,然后略微的小憩了起来。
  
  “你在做梦吗?”
  
  “并不是吧?”
  
  “咳噗…开玩笑的…那既然都这么说了…”
  
  “先帮我一下怎么样?”
  
  “哈…这当然只是个借口…再见!再也不见了哦!”
  
  “监管者先生…”
  
  “Jack”
  
  “……?”
  
  突如起来的阴凉令奈布不自主的睁开了眼,从幻影中脱离而出的,是确确实实的,活生生站在面前的人。杰克皱了皱眉,面前的人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躺在这里…而且关键是起风了!
  
  起风了!对于正在炎热中的人当然是福利,但是对于这种一眼看过去就可能着凉的躺法,杰克无法忍耐这样的情况,也就近乎是本能的,走过去,然后将自己的外套披上去了。
  
  突然被阴影束住了身子,这种场景足够奈布做上好几次噩梦了。但是他意外的没有说些什么,抬起头,透过树荫看着来者,而杰克也显然被这种方式给愣了一下,随后——
  
  顺着方向单膝跪下,以类似于求婚的方式向奈布伸出了手。
  
  “同学…你这样会着凉的。”
  
  疑似口是心非一般,杰克相信,自己在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就像无比正常的老师关心学生一样。

————————————也许的TBC.

【杰佣】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晚上杰佣二人到底在庄园里干了些什么 ( 1 )

        *大概,标题有多长可能我就咕了多久(不是
  *我可能是个什么都能写成清水的人
  *本文可能有语文方面的错误←虽说我可能根本懒得改
   *可能的ooc预警

  *大概是现代背景,杰佣两人都是舞见
  *大半夜的来庄园探险了还带直播的
  *关于弹幕默认杰佣都拿了手机所以可以看到

        *后续可能会咕 但请相信我会填的←咕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按理来讲应该是这样的,站在废弃庄园的大铁门前,正在端详着眼前一切的奈布这么想着,然后摇了摇头,把这个莫名其妙的荒唐想法扫出大脑。
  
  仍然是身着一身黑色笔直西服的杰克,扶好了头上用以装饰的面具,同时伸手摆弄着摄像头,从指缝间能被正好拍到的,是穿着深绿色连帽衫的奈布,那身衣服还是上次生贺在直播里杰克送给他的。
  
  后来杰克被罚戴了一天的绿色礼帽,别问奈布在哪里找的,他绝对不会说就是杰克衣柜里翻到的!
  
  “喂?各位,听得见吗?”杰克的声音一如既往般温柔,反观一下观众们…痴汉般的表现——
  
  【啊啊啊是杰克老公啊prprprpr】
  【一如既往的满足了声控颜控还有手控的我!还!有!谁!】
  【后面小小只奈布!我抱走了告辞各位】
  【楼上的你回来杰克大大找你】
  【来跟我一起喊,杰佣一生推!!】
  
  杰克,○站ID【开膛手の猎爪】,著名会跳舞的美食区up主(不是
  奈布,○站ID【战归佣兵】,正经舞见,在线踹坏过自家房门的强者←大概,只是体术方面的
  两人因为无意在直播暴露正在同居中,且关系亲密(粉丝滤镜+10000,被粉丝们凑成cp,其名为【杰佣】
  顺道一提,有关奈布的名字和杰克自己的名字,全部都是在直播中两人互挖直播间时暴露出来的。
  
  “啊…抱走可是不行的哦,因为小奈布是我的哦”说罢还对着摄像头施以一个威胁般的友善微笑,在浓重的粉丝滤镜之下,弹幕里又刷起了有关表白杰克的内容。
  
  “如大家所见,今天我们不务正业常见二人组又双叒出来玩了呢,而此次我们要去的地方…”杰克挪动摄像头,使其能够恰好录到庄园内的一部分。“就是这里!”
  
  “废弃庄园!”
  
  【哇庄园!!就那个都市传闻里的庄园!!?】
  【据说之前也有进去过探险的,然后就失联了,三天之后有人在附近发现了尸体!】
  【这回玩的是不是大了点了啊我的天要不考虑换地方吧】
  【可以说是超级刺激了】
  
  “嘛,不会有事是肯定的,毕竟有我在也请大家放心,包括小奈布的人生安全我也会一并保护好的。”杰克温言安抚着弹幕中或担心或惊恐的人们,不时也看看那边似乎还在凝神思考的奈布。
  
  “喂,我们,进去吧?”此刻奈布疑似终于回过来神,冷不丁的说了句话,让刚刚还在弹幕眼中温柔优雅的男神杰克顿时显出了原形。
  
  “嗯,而且…”杰克转过头去,目光定格在奈布精致的侧脸,那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映衬之下更加的苍白,让人联想翩翩。“…小奈布果然等不及,一起去探秘这里了吧?”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刻意加重了“一起”两字,然而对面仍然一脸冷漠的奈布表示无感,然后一脚暴力的踹开了生锈已久的门锁,锁链叮呤咣啷的散落到地上,随后被拉开的门长长的吱呀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醒着——
  
  沉睡的庄园,即将苏醒。
  
  ——————————————————
  
  【wocccccc刚才不是开玩笑的吧小奈布脚踹门锁】
  【绝对不是吧声音都这么响的!啊我更加的爱他了啊!!】
  【这招已经不仅仅是个舞见的程度了吧喂小奈布到底是什么人!!】
  【楼上的,他是我老婆】
  【怕是个假舞见真保镖】
  
  在多数弹幕还恍惚在奈布爆表般的战力时,两位舞见已经走进了庄园大门。庄园内是大片生长着的野草,据说这里曾经发生过大型的火灾,后来才导致了废弃。
  
  但是在一些网路的小道说法中,事实并非如此。
  
  【宝物】【逃生游戏】【非法拘禁】【杀人犯聚集】
  
  一系列危险的关键词,吸引着外来的探险者,一步步陷入深不见底的真相之海中。
  
  ——————————TBC——————————
  
  下期预告【大概】
  “嗯,这是…燃烧过的残留纸张?”
  说好的表演效果转眼成为真实的恐惧。
  “那边好像是餐厅…但是门似乎被锁死了”
  而在门上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
  鲜红色的手印,
  仿佛仍在警告着前行中的二人速速离去。
  
  Ps. @洛晓雾今天出锅了吗 请开始准备你的更新吧:)

 今天也在怀疑我语文到底是怎么及格的呢(:з」∠)_

我,我要挂人了警告Σ
穷酸文废在线挂人
@洛晓雾今天出锅了吗
她什么时候画我就什么时候发个长篇来作死Σ
不坑人ヘ( ̄ω ̄ヘ)♪

【杰佣】戳我看奈布激♂情♂逃♂婚♂

(根本就没啥用可以跳过的)阅读须知
  ————————
  ☆ooc注意注意请注意
        ☆帮助一个语文废修改的大好人ww→ @池塘大莲子

  ☆现代背景前提,被迫分开的甜蜜小情侣ww
  ☆私设奈布背景是黑道型家族的继承人
  ☆私设杰克…没有明确设定也算是有实力的那种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的话
  请读下去吧w
  ————————
  
  

    “对不起。”
  街角的咖啡馆里,响起了温柔的声音。
       可真刺耳啊。
  
  奈布的耳边不断的回荡着这三个字。看似深情的混蛋绅士说出来这句话,还真是有点嘲讽啊?
  
  心烦的把手里的烟头扔了出去,砸到地上后发出几乎不可察觉的声音。但是感受到什么不对劲的特蕾西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似乎正在发火的少年:
  
  “还在为你逃婚的事烦恼?”
  
  “恼…恼个头啊”摆出一个唬人的微笑,奈布再次转头看向旁边的玻璃窗,透过窗户看着喧闹的人群,又不禁想起了刚刚由他引起的那场大混乱,嘴角忍不住的上浮起来——
  
  
  “你,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逆子!逆子!”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不,已经花白了头所以还是叫大叔的好,捂着胸口,沉重的呼吸着,似乎下一秒就要直接倒地不起。
  
  奈布对此似乎习以为常,发出了嘲讽的“呵”声后,一把抓住旁边站得最近的黑衣人的肩膀,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以超出常人的速度与力量将那人摔倒在地。
  
  看着对面老爷子惊异的表情,以及隐在人群中,重点根本不在自己这个即将逃婚の新郎的婚纱女子,奈布只是对着甩以一个不屑的眼神,得意的情绪不明显的写在了他的脸上。
  
  转身,飞一般的上车,关门,车子应声开启,在猛地甩尾后将一众想要上前拦截的黑衣人撞开。奈布从窗边伸出一个和谐世界的中/指,全程一气呵成,丝毫任何没有犹豫差错。
  
  就像是一个策划好的“逃跑”行动,唯一怪异的是,他要逃离的是自己的“婚礼”。
  
  
  ————————————————
  
  “对不起。”
  街角的咖啡馆里,响起了温柔的声音。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杰克一定不会选择这么说了。
  
  看着奈布有些失落,却又不自主的恼怒的眼神,他也许认为自己是放弃了吧?为这份本就不该存在的爱恋——
  
  怎么可能会这样放下?
  
  杰克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胸口的玫瑰花依旧如刚摘下来一般灿烂的盛开着,翻出口袋中的怀表,轻抚着嵌入其中的两人的合照,就像对待着那段宝贵的时光一般…
  
  大概快到时间了……
  
  
  “I'll be by your side 'til the day I die~I'll be waiting 'til I hear you say | do~”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杰克吓了一跳。他伸手拿起快要被振下去的手机,顺手划开屏幕。
  
  “喂?”
  
  “老兄??不得了了啊,五分钟前,你家奈布逃婚了。”裘克极具嘲讽的经典声音从手机那头清晰的传来。

        此时此刻,杰克只想攥碎这部手机然后再给裘克来上几枪。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哦。你通告就通告,这“你看你家媳妇跑了哈哈哈哈”的一般语气是想死哦???我跟你讲要不是现在还需要你帮忙,我立马就给你来两枪了。
  
  (以上为非常不正经且ooc了的内心吐槽。)
  
  杰克听见自己已经回归了冷静的声音“逃婚…啧,这回还真的不要命了啊…现在有他的消息吗?”句里行间都透露着丢失了什么重大宝物一般的慌张和不安。不自觉的紧张,连他自己都没能意识到。
  
  “没,目前还没有。”
  
  “……那行,你现在有空吗?帮我去找……”
  
  话还没说完,电话对面猛然响起的“咔吧”一声以及仿佛在嘲讽着自己的那欢快的“嘟——嘟——嘟——”声,杰克又忍不住要打人了。
  
  …冷静,现在的重点还是要去找自己的小奈布了…
  
  竟然都敢于逃婚了?看来他们俩人的目标,未免没有重合呢。
  
  ————————————————
  
  夕阳的光透过窗户折射进了咖啡杯内,泛出了略带抖动着的金色光影。奈布有些不耐烦的端起杯子,奶沫兔子的一角在人轻轻泯下一口之后消失掉。
  
  奈布咂咂嘴,苦涩的味道还反复的舔舐着味蕾。
  
  好难喝…苦死了。
  
  这么想着的奈布,忽视掉不断发出疑问的特蕾西,在对方发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后再次看向街上的人来人往——
  
  这之中,是否有那个正在寻找着他的人呢?
  
  ————————————————
  
  夕阳逐渐落下,而杰克也不禁加快了寻找的脚步…
  
  他几乎把所有奈布可能会去的地方给走遍了,排除掉对方今天应该不会出市,能走的场所他都徒步找了一圈。
  
  游乐园…虽说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最不可能的,但是人很多也便于隐藏。看着周围成双成对的情侣走过,杰克再次回忆起两人之前的一些事。
  
  “啧”奈布咂咂嘴,一脸嫌弃的看着坐完过山车又坐完海盗船,但是仍然直直的站立在旁边,丝毫没有晕眩的杰克,于是心里灵机一动——
  
  “喂”奈布抬起头,而一直都一脸笑的看着奈布的杰克也略微低下身,“去给我买杯饮料啦,不许要苦的。”后半句是刻意放小了声音轻轻说出来的,杰克也就泯然一笑,转身去买饮料了。
  
  shit,为什么自己看这个老混蛋的微笑竟然有点心动?算了肯定是错觉。奈·傲娇·大傲娇·没救的那种·布顶着红似玫瑰的脸给自己找着借口。
  
  突然,奈布的手中被塞进了一杯饮料。“因为刚刚出过汗,所以是热饮,不过特意给你要了温的。”杰克的声音略带着一点笑意,让人感到丝丝温暖。
  
  强行忽视掉杰克写着“夸我夸我夸我”的灿烂笑脸与自己红到发热的脸颊,奈布拿起饮料,也不插吸管,掀起盖子就是一口猛灌。
  
  “…唔Σ”苦涩的味道猛然蔓延遍了全身,奈布因此还打了个颤,抬起头以震惊夹带着“你坑我???”的诧异眼神看着杰克。
  
  “擦你个老混蛋???”
  
  “公共场合不要骂脏话哦小奈布~”
  
  “滚——”
  
  后来两个人打闹着的回忆反而不如这里更清晰了呢。
  
  这么想着的杰克,走向了某个指路牌所指示的方向。
  
  ——【“庄园”咖啡馆】
  
  ————————————————
  
  从某阵门铃声开始,玫瑰味仿佛席卷了整家咖啡馆,原本苦涩的咖啡仿佛也带上了一丝香气——
  
  不,咖啡方面绝对是错觉吧。奈布迅速的摇了摇头,目光跨过其他的客人,直接落在了站在吧台前正在点单的瘦高男子。
  
  胸前的玫瑰花一如之前那般绽开着。
  
  ————————————————
  
  大概也是心有灵犀了。
  
  这么想着的杰克忽视掉了自己这一整天走过的其他地方。端着一杯咖啡,绕开其他桌位,直至窗边的沙发位。
  
  看着对方由原本并不诧异的眼神,到看到自己手中咖啡时顿时变化了的脸色。
  
  “终于找到你了。”



——————END——————




悄咪咪的纪念一下☆
刚攒够了5000线索转眼就剩下了1000多
其实本来是想买盲女的咳后来没忍住

【杰佣】论幼化杰克如何发骚搞事

 
  
  
  *论写什么都像清水一样的我
  *交往同居前提
  *变态流氓幼化杰X纯情傲娇一脸红布
        *ooc存在
        *千字预警
   *@池塘大莲子 这里有一个帮我修改的大佬


  
   清晨的阳光如梦般照进了房间里。
  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而早早起床的奈布,一脸凝重的看着床那边的“孩子”——他此时似乎还在梦乡中,不时还喃喃两句让人听不清的话,稚嫩的脸庞还是略微透露出了令奈布十分熟悉的感觉。
  似乎是感觉到了奈布的目光,少年迷迷糊糊的挣了挣眼,待到他看清眼前的人——
  “嘿,小奈布,腰不疼了吗?还要再来一——”
  没等他说完,奈布掀起被子,胡乱的糊到了对方的脸上。
  “妈的老变态!!”奈布低声骂道。尽管他的脸因为刚才的话红的不成样子。

  “所以说你变小了——?”奈布略微抬起头,眼中的嘲讽不言而喻,而本就是老司机的杰克…一本正经(划掉)照旧温柔的看着奈布。
  Shit,明明变小了还和自己差不多高。
  一头乌黑的短发,以及显然过大了的白衬衫,尽管有些稚嫩却依旧能给人一种帅气的错觉,似野兽般的赤红色眼睛里透出了异样的温柔——只是对于眼前这个人的。
  被杰克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的奈布默默的在心里打了个寒颤,正准备出口嘲笑一下杰克的时候。
  “呐,小奈布,我饿了哦。”
  杰·即使幼化还是老司机·克:想要你下♂面给我吃
  奈·今天也很想打死杰克·布:门在那里,滚

  套上了杰克平时经常穿着的玫瑰色围裙,我们的佣兵小哥哥奈布犯了难:作为一名常年漂泊,工作不稳定的人,他平时最经常吃的就是压缩饼干之类的快捷食品,所以他根本就不会,(也不用)做饭。
  而且从他们在一起开始一直都是杰克单方面的承包了做饭的活。
  杀人的活他会…可是…
  奈布神态复杂的看着被自己切的不成样的黄瓜,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原则,放进了锅里。
  “小奈布!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奈布听着那透露着欢喜的语气,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两句,也不知道是谁搞得根本不会烹饪的自己要来做饭的。
  “小奈布!记得放盐哦!”
  “知道了!”
  “小奈布!记得盐在左边!”
  “知!道!”
  “小奈布…我的衣服都太大了呢,穿一下你的衣服哦”
  “嗯嗯!!”
  三秒钟之后奈布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待他反应过来,并赶到房间门口时——
  褐色的马甲外套,配上刚合适的白衬衫,与外套同色的宽松休闲裤,以及穿着这身衣服还向着自己抛媚眼的杰克。
  “……”来自不想做任何评价的奈布。
  “啊哈哈~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小奈布总是穿着同一身衣服呢,原来有这么多的备件的么~”一边说着还用爪子撩了一遍柜子里整排一模一样的连帽衫。
  “有本事你别穿啊!”
  “诶~小奈布是在主动邀请我吗?”
  “滚!”
  奈布突然想起了锅里快要糊了的黄瓜面条。于是他送了杰克一个白眼,然后急匆匆的赶回了厨房。
  于是
  正当奈布手忙脚乱的捞着锅里的黄瓜时——
  杰克从背后轻轻搂住了奈布,近在咫尺的气息使奈布感觉有些燥热,脸红的如同身上的玫瑰色围裙一般。
  
  
  “呐,小奈布,我饿了哦”
  
  
  奈布飞快的盛好了面条,转身把碗和筷子一起塞到了杰克手里,然后云淡风轻(并不)的说道:
  “吃吧。吃不死人的。”
  
  于是自此以后,奈布再也没做过饭了。
  杰克:小奈布你负责可爱就可以了做饭什么的请千万交给我吧